该死!她真有撩拨男人的本事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66
  • 来源:8090新视觉

  该死!她真有撩拨男人的本事!

  沿着他一块块债起的肌肉,沐雨温热的唇舌来到他的腰际,她迷惑地抬起头,一派天真地问道:"接下来该怎么做?"

  岳仲翔的眼神更形阗暗,他暗哑地说:"脱了它!"

  "可以吗?"沐雨的眼睛瞬间精亮起来,她充满期待地问。

  "嗯……"岳仲翔在心底呻吟;她这副既纯洁又性感的模样,教他怎能放过她?

  沐雨先解开他的皮带,然后是牛仔裤的扣子、拉链,她讶异地盯着拉链隆起的弧线,嘴角禁不住流露出一丝笑意——

  哇!她就要亲眼看到那男性的"重点部位"了!

  沐雨毫不忸怩地死盯着那"包"隆起,她吞了口口水,眼睛不曾离开过"它"。

  "子弹型内裤?书上不是说四角裤比较通风,为何不改穿四角裤?"她竟然问了一句跟目前情势完全搭不上边的问题。

  岳仲翔愕然地瞪着她澄净的眼眸,感觉自己的心在悲鸣——

  他怎么会爱上这么没神经的女人?

  她竟在这种灯光美、气氛佳、浪漫唯美的时刻,跟他讨论该穿三角还是四角的内裤?

  ★★★

  "满意吗?"岳仲翔满足地拥着沐雨,舌尖顽皮地舔舐着她雪白的肩膀。

  沐雨羞涩地蜷起身子,并拉过躺在地板上的衣服覆盖身躯。

  "看都看了,摸也摸了,做也全做过了,现在还遮什么遮?"他沉声低笑,语带调侃。

  "讨厌啦你!"沐雨胀红了脸,赌气背过身不理他。

  "我的表现还可以吗?"说什么也得问个清楚,毕竟男人最在意的就是这个!

  沐雨的脸迅速烧红起来,漾起一抹迷眩人心的娇媚。

  "对你的表情,该不会还没满足吧?"她愈不好意思,他便愈想逗她,见她那副娇羞的模样充满浓浓的女人味,岳仲翔胸臆间不断升起男人骄傲的优越感。

  瞧他一副色样,沐雨羞赧地转身背对他,就怕自已被他浓烈如火的眼神给吞噬。

  "沐雨……"她的柔媚引起岳仲翔一阵心痒,正想伸出手搂她,没想到一个杀风景的电话声传了过来。

  "啊!电话!"沐雨大声地叫了起来,不知是说给自己听,还是故意说给他听,尔后立即以迅霜不及抵耳的速度冲到工作桌旁接电话。

  "喂,仲翎?"电话那头传来岳仲翎蕴涵鼻音的嗓子。

  "沐雨,我哥……在你那儿吗?"仲翎迟疑地问。

  "嗯,他在。"沐雨诚实地回答。

  "只有他吗?没有别人?"仲翎又问。

  "嗯?还有谁应该在这儿?"沐雨好奇地问着。

  岳仲翔走到她身后,长臂一件将她密实地拥在怀里,引起沐雨一声惊喘!

  "你怎么了?"这个声音很可疑喔!岳仲翎皱起秀眉,她是不是坏了什么好事?

  岳仲翔热情地落下细碎的吻,舌头在她背后四处放火,惹得她娇喘连连,只得哎紧下唇闷哼,并扭动身躯欲阻止他挑逗的行为。

  "沐雨,我们改天再聊好了。"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诡异,仲翎隐隐知道自己破坏了什么,她脸红心跳地想结束谈话,免得大哥回来找她算帐!

  "仲翎……"

  "拜拜!"仲翎识相地飞快挂上电话。

  "噢——"沐雨沮丧地挂上电话,她晓得仲翎肯定是知道了!

  "别理她!"岳仲翔忙着挑逗她的情欲,口气不善地命令道。

猜你喜欢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将手里的银针递给已经吓傻了的太医,叶颜又安静的退了回去,只是这次好几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叶颜的身上,只是叶颜一直低垂着头,对

2020-03-22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。没有了外人在旁边,叶家人的伪装也就不必要了!叶颜还站在原地,一个茶碗就在她的脚边碎开,伴随着老夫人的怒吼,“叶颜,你这个吃里扒

2020-03-22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。宋晚致弯下腰,将小鸡从自己的脚上捧下来,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身子,微笑道:“去别处玩吧。”然后她看着半开的破旧的木板门,又看到上面挂着一个

2020-03-22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这是一个敬仰强者的年代,只要你够强,哪怕是贩夫走卒也能得到万人的尊重,而宋秋心,肯定无疑是整个丞相府所有人心中的敬仰的“强者

2020-03-22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。太子颔首,目光清澈而淡然,“此事全权交由安王处理。”那青衣护卫领意,一躬身,由身到心的恭敬,“那太子,现在还要出发去南山军机大营吗

2020-03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