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88
  • 来源:8090新视觉

  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。

  宋晚致弯下腰,将小鸡从自己的脚上捧下来,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身子,微笑道:“去别处玩吧。”

  然后她看着半开的破旧的木板门,又看到上面挂着一个小小的“面”的招子,于是就走了进去。里面却是别有天地,一片常青藤从上面的小楼沿着木梯一路下来,旁边架子上,有几只小鸟正在扑腾翅膀。下面摆了几张小桌,有两个老人正在吃面,大概是照顾老人,所以面煮的很烂。那两个老人相对而笑,褶子一重重的堆起来,大爷抬起手,将老妇嘴角的渣滓给擦掉。

  宋晚致心里暖暖的。

  而这个时候,一个戴着围裙的老妇走了上来,问道:“姑娘,你,你是要吃面?”

  她这里向来便只有附近的老人来吃,但是陡然间看见一个穿着如此精致的美丽女子来,一时有些紧张。

  宋晚致微笑道:“婆婆,我不吃面。我想问,你这里有茶吗?我刚才闻到一阵茶香,不知道可不可以给我一杯?”

  看到这个姑娘一笑,那老妇立马便放松下来,她笑道:“姑娘,咱这儿只卖面。刚才是暂居在我们的客人在煮茶,我帮你去问一问,若是茶好了,便给你一杯。”

  宋晚致躬身道:“那多谢婆婆了。”

  那老妇急忙转身上了木梯,走动间,那古老的木梯震得一颤一颤的,连带着旁边的常青藤也松松的抖开。

  见宋晚致站着,那边眼睛都快睁不开的吃面老人道:“姑娘,来这儿坐。”

  宋晚致笑盈盈的应了,然后走过去坐下,看着两位老人这般模样,笑着问:“老人家身子骨好啊。”

  那老汉笑道:“好好好,都好。哈哈哈。”

  旁边的那老妇推了他一把:“别在小姑娘旁边卖弄了。就你那身子骨,昨晚是谁在半夜说背痛的睡不着的?”

  宋晚致看了那老汉,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,道:“其实我爷爷也有这毛病,这是我替他拿的药。老爷爷您回去一天吃一粒,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那老汉笑道:“吃什么吃!哈哈,活了这么多年,有时候痛点也没什么。只是我这个婆子倒是经常头疼,晚上睡不着。”

  “人老了,人老了。”老妇笑着说。

  这般从容的去面对生老病死,不也是一种幸福吗?

  宋晚致微笑道:“我遇到的那位老人很好心,平日里我给我爷爷配药她都不要钱。下次我去的时候给你们二位带点来,让老爷爷和老婆婆晚上睡得好些。”

  “给这老汉带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给这婆子带就可以了。”

猜你喜欢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将手里的银针递给已经吓傻了的太医,叶颜又安静的退了回去,只是这次好几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叶颜的身上,只是叶颜一直低垂着头,对

2020-03-22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。没有了外人在旁边,叶家人的伪装也就不必要了!叶颜还站在原地,一个茶碗就在她的脚边碎开,伴随着老夫人的怒吼,“叶颜,你这个吃里扒

2020-03-22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。宋晚致弯下腰,将小鸡从自己的脚上捧下来,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身子,微笑道:“去别处玩吧。”然后她看着半开的破旧的木板门,又看到上面挂着一个

2020-03-22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这是一个敬仰强者的年代,只要你够强,哪怕是贩夫走卒也能得到万人的尊重,而宋秋心,肯定无疑是整个丞相府所有人心中的敬仰的“强者

2020-03-22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。太子颔首,目光清澈而淡然,“此事全权交由安王处理。”那青衣护卫领意,一躬身,由身到心的恭敬,“那太子,现在还要出发去南山军机大营吗

2020-03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