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诊室里人满为息,仲翎一马当先、心急如焚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64
  • 来源:8090新视觉

  急诊室里人满为息,仲翎一马当先、心急如焚,冲至护理站询问,把岳仲翔与沐雨远远地丢在后面。

  "小姐,请问刚才是不是有因车祸送来的伤患?"她颤着声问。

  他会没事的,他一定会没事的!

  "车祸?"护士不耐烦地看她一眼。"你后面那个就是。"

  仲翎一转头,映入眼睑的竟是一具已经覆上白布的躯体!

  不!不可能…

  岳仲翎颤巍巍地走到那个床位,她伸出抖得厉害的手,却没有勇气掀开覆益的白布——

  "不!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——你就这么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,你教我怎么办?"她伏在那具已然冰冷的躯体上,哀痛逾恒地悲鸣。

  岳仲翔与沐雨随后赶到,见到的就是这一幕。

  "你不要死……我不要你死!起来,你起来!"岳仲翎疯狂地捶打着眼前的"尸体",情绪已然失控。

  "仲翎,你不要这样!"岳仲翔使劲地拉住她,企图让她冷静一点。

  "不要!我不要他死!他不能就这么走了——"仲翎用力地抓扯仲翔的手,努力地想挣开他的箝制。

  "仲翎,你冷静一点!"失控的仲翎力气大得惊人,连仲翔都快抓不住她了;沐雨眼见情况不对,七手八脚地帮着仲翔安抚地。

  "你安我怎么冷静!"她尖锐地大声呐喊,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那个全身覆满白布的躯体。"方子谦!我不准你始乱终弃,就算追到地狱,我也要把你追回来!"她仍使劲地挣扎,悲愤得口不择言。

  "仲翎?"

  一个低沉又熟悉的声音不确定地轻喊她的名宇,令手忙脚乱的三个人同时震住!他们同时转身,同时看到一个他们以为已经不在了的人

  "子诛,你没事?"发现仲翎不再挣扎,仲翔大大地松了口气。

  "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……"他晃了晃手臂跟脚上的绷带,黑眸却直盯着仲翔身后的人影。

  突然一大群人冲进急诊室,围着适才的那具尸体嚎啕大哭;岳仲翎白着一张脸,脸上清是泪水,怔忡地看着眼前荒谬的一幕……

  瞧她做了什么蠢事?她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,做出这么丢脸的事!

  噢!她真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!

  脸颊迅速地灼烫起来,她捂着脸以最快的速度窜出急诊室,令在场的三人又是一掠,呆愣地杵在原地。

  "仲翎!"方子谦首先恢复神智,急着想去追她。

  "别急,她还能跑到哪儿去?"岳仲翔拉住他的衣领,要他稍安勿躁。"医院打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?怪吓人的。"

  方子谦疲惫地抹抹脸,一连串急遽而来的事件让他更形疲累。"我正打算赶到你家里去,突然一辆摩托车冲了出来,撞得我七晕八素的,手脚都擦破了皮。那个大学生吓得屁滚尿流,不管我说什么,他就是坚持要我到医院来检查并且上药;我拗不过他的要求,只得让他载我到这儿来。

  "因为有些小伤口必须缝针,我怕时间拖得太久,所以便拜托护士小姐帮我打个电话给你,没想到引起你们的误会,真抱歉。"方子谦简单地交代着,心思却早随着仲翎的离去而飘离。

  "算了,看在你让我们看了场免费悲情秀的面子上,这件事就不跟你计较了。"岳仲翔故作大方地摆摆手。

  "仲翔!"沐雨拉了拉他的衣角,教他留点口德。

  "没关系,我们闹惯了。"方子谦笑着打圆场。

猜你喜欢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将手里的银针递给已经吓傻了的太医,叶颜又安静的退了回去,只是这次好几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叶颜的身上,只是叶颜一直低垂着头,对

2020-03-22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。没有了外人在旁边,叶家人的伪装也就不必要了!叶颜还站在原地,一个茶碗就在她的脚边碎开,伴随着老夫人的怒吼,“叶颜,你这个吃里扒

2020-03-22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。宋晚致弯下腰,将小鸡从自己的脚上捧下来,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身子,微笑道:“去别处玩吧。”然后她看着半开的破旧的木板门,又看到上面挂着一个

2020-03-22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这是一个敬仰强者的年代,只要你够强,哪怕是贩夫走卒也能得到万人的尊重,而宋秋心,肯定无疑是整个丞相府所有人心中的敬仰的“强者

2020-03-22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。太子颔首,目光清澈而淡然,“此事全权交由安王处理。”那青衣护卫领意,一躬身,由身到心的恭敬,“那太子,现在还要出发去南山军机大营吗

2020-03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