芝姬的窝”;很显然的,那是她的闺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71
  • 来源:8090新视觉

  芝姬的窝”;很显然的,那是她的闺房。

  耐不住好奇的冲动,他打开了那扇鹅黄色的门板,并在墙边摸索到房间的开关,毫不犹豫地将灯按开——

  老天爷!这个看似成熟的女人,骨子里根本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奶娃!

  瞧她那约五坪左右的小房间,纯然梦幻的粉红色彩墙,处处可见如门上所挂的娃娃摆饰、吊饰、布类玩偶;更可怕的是天花炽,上面竟然徘满了吸光武的萤光星星,还有一颗超大的月煮,简直比窗外的夜空还精彩,直教人眼花撩乱!

  “欸!你站在我房间门口干么?”擦拭着满头湿发,姚芝姬一走出裕室,便看到他站在自已房门前发呆,看起来很拙。

  “你这是……”微颤地指着天花板上的彩色星星,他连话都没办法说得完整。

  “很漂亮对不对?”她显然误会了他的反应,以为他是兴奋过度。“我找了好多店才买齐的,那是我的骄傲!”

  “骄傲……”他根本就无力反驳。

  “是啊。”光着脚走进客厅,她乐得与他分享自己的心情。“我记得小时候的星星比现在多好多喔,但不晓得宇宙发生了什么事,最近的星星超来越少,有时连月亮也看不到了,所以我才会买那些星星贴纸来满足自己的视觉感官。”她坐上沙发,兀自叙说着。

  “那有什么好看的?”在他看来,不过是距离地球几千万光年的恒星所发射出来的光亮,如此而已;跟着坐在她身边,感觉她像个爱作梦的的小女孩。

  “你不觉得,它们一闪一闪的时候,很像我们在眨眼睛吗?”她不断地眨着眼,模仿印象里星星在眨眼。“或许它们也在遥远的地方,向我们眨眼睛呢!”

  凝着她愉快的神采,他不觉软化脑袋里的理智。“有这么好看吗?”

  “有啊!不然我买这么多星星来贴干么?”耸耸肩,她把头发擦得半干,随意晾在肩上。“怎么,你不信啊?”这家伙该不会没半点浪漫的细胞吧?但奇怪的是,他的甜言蜜语怎么说得那么好?

  尹逵摇摇头,看她的眼色多了分不确定。

  “后,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浪漫?”受不了他不懂得享受生活情趣,她起身直拉着他往房里走。“来,我带你来看看我的杰作!”

  尹逵不发一语地跟她进了房,见她把房间的好关掉,霎时天花板发出令人炫目的彩色萤光。

  “瞧,够美了吧?”她满足得像个餍足的小猫,愉快地在小小的房间里跳来跳去。“你看,我还幻想自己可以像李白一样捞月……啊!”太过兴奋的下场,就是她绊到床角,一时失去平衡地跌入软床里。

  尹逵心下一惊,忙伸手想去捞住她,没料到自己也跟着失去平衡,跌入床上她的另一侧。

  听见她闷闷的笑声,他没好气地责骂道:“你看你,像个孩子似的!”

  “那有什么不好?”不理会他半调笑、半认真的责备,她凝着天花板上的星星微叹口气。“如果能一直当个孩子多好!无忧无虑的,只有快乐和满足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”发觉她突如其来的感叹,他不禁微撑起上身,在黑暗中搜寻她美丽的眼。“怎么突然感叹了起来?”他发现,自己并不喜欢见到她这一面。

  “没有啊。”借着薄弱的萤光,她看着他闪动的黑瞳。“只是想起小时候,我爸妈还在的时候……”那时候,她是个快乐的小公主,全心承接父母的宠爱。

  尹逵曾经听她提起过往事,也明白地失去父母的遗撼,不觉对她多了分心疼。“没关系,以后有我陪你啊。”

  “你?”她一愣,不禁轻笑出声。“你又不是我的谁,我干么要你陪我?”她故意说些言不由衷的话。

  “你想要我当你的谁?”他也笑了,因为她的无厘头。

  “才不要你当我的谁呢!”戳了他肩窝一记,她用手肘顶着床面,想爬坐起来。

  “别动。”陡地压住她的肩,不让她轻举妄动。“别动……”

猜你喜欢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将手里的银针递给已经吓傻了的太医,叶颜又安静的退了回去,只是这次好几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叶颜的身上,只是叶颜一直低垂着头,对

2020-03-22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。没有了外人在旁边,叶家人的伪装也就不必要了!叶颜还站在原地,一个茶碗就在她的脚边碎开,伴随着老夫人的怒吼,“叶颜,你这个吃里扒

2020-03-22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。宋晚致弯下腰,将小鸡从自己的脚上捧下来,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身子,微笑道:“去别处玩吧。”然后她看着半开的破旧的木板门,又看到上面挂着一个

2020-03-22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这是一个敬仰强者的年代,只要你够强,哪怕是贩夫走卒也能得到万人的尊重,而宋秋心,肯定无疑是整个丞相府所有人心中的敬仰的“强者

2020-03-22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。太子颔首,目光清澈而淡然,“此事全权交由安王处理。”那青衣护卫领意,一躬身,由身到心的恭敬,“那太子,现在还要出发去南山军机大营吗

2020-03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