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见学生们耸了耸肩,各自交换着她看不懂的眼神,然后讪讪地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52
  • 来源:8090新视觉

  只见学生们耸了耸肩,各自交换着她看不懂的眼神,然后讪讪地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。

  岳幼堇乐了。她相信自己的理念,至少这些学生还能将她的话听进耳里,只要她继续努力,过不了多久,说不定还会获选“优良教师特殊贡献奖”呢。

  结果这整堂课全部都是她一个人在讲话,除了几声还算配合的“有!”之外,全是她对他们的期望和未来的相处模式,说得她头昏眼花、学生们眼冒金星,有的睡得连鼾声都“响彻云霄”。

  下课的铃响了,她总算结束任务般地深吐口气,露出完美的笑容,由位子上站起,准备“功成身退”,不料却传来所有高二b学生们的笑声大合唱,唱得她莫名其妙兼满头雾水——

  “哇哈哈!你看看她……像只猴子似的!”一个男学生指着她身后的某一处,夸张地捧着肚子大笑,其余的孩子们则笑闹成一团。

  “她以为她是谁啊?”一个男孩——显然是这个班里带头的那个——靠着椅子往后倾斜,大咧咧地将长腿跨上课桌,嘴里还嚣张地咬了根牙签,“叫我们好好读书?书有什么好读的?值得我们浪费生命去用功吗?”末了还哼哼两声,以极睥睨的眼神看着她。

  听听他那是什么口气?分明想气死圣人!

  “给你一点儿教训,以后罩子放亮一点,少管我们的闲事。”男孩又说话了,语气充满了警告的意味,然后无视她眼底的怒火,开始和其它同学笑闹。

  什么教训?岳幼堇不安地偏头看向自己的身后——没有啊,什么都没……哇咧!她的屁股怎么一片砖红?当真像只猴子似的!

  懊恼地用手猛拍屁股,却怎么也拍不掉,恼得她几乎抓狂。

  “别费心了,我们经过特殊处理,拍不掉的。”带头的男孩发出戏谑的嗓音。

  那是操场跑道上的红砖土,拿来后加点水和白胶,趁着半干不干的时候,将之薄薄地铺在那把椅上,任何人坐上都感觉不出有什么异物,然后坐上的人就注定得报销一条裤子或裙子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她气得说不出话来,正想大肆发作,不巧上课铃随之响起。

  “希望我们‘相处愉快’啊,岳老师。”男孩将手臂枕在脑后,警告之意不言而喻,“明天见。”

  岳幼堇的俏脸青红交错,眼见任课老师已往教室走来,她只得忍下火气,红着一张屁股回到教师休息室。

  她才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,她会想办法对付那些恶劣的学生的!

  结果,她还来不及构思和高二b之间的“作战计划”,就不时传来各科教师对那些孩子的批评和无奈,听得她再高昂的斗志,也不免被磨去了大半,成了只病恹恹的战败公鸡——

  www.lyt99www.lyt99www.lyt99

  “烦死人了!”岳幼堇烦躁地在床上翻来覆去,赌气不吃晚饭的她肚子也开始呱呱地叫,叫得她的心更烦了!

  “我怎么这么笨?我干吗为了那些臭小子折磨自己的肚皮?”突然,她一跃而起,敏捷的身体真像弹跳中的兔子。

  “妈!我肚子饿了,有没有……”边跑边嚷的声音在滑进客厅时立即中止,两颗眼球瞪得老大,“你怎么会在我家?”

  谭恪亚才刚坐定不久,等着冯茵茵到厨房倒水之际,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见到了岳幼童,心中不禁有丝窃喜。

  “我的幼儿园就在下两条街的转角处,正好到附近办点事,所以便冒昧地前来叨扰了。”因为途中他正巧遇到刚和邻居串完门子的冯茵茵,因此来不及事先打电话跟她“通报”一声。

  “喔,的确是挺冒昧的。”她脱口而出,没注意谭恪亚的表情僵了下。她知道那家幼儿园,挺气派的,一看就像是专门吸取了父母血汗钱的水蛭,“我妈呢?”

猜你喜欢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将手里的银针递给已经吓傻了的太医,叶颜又安静的退了回去,只是这次好几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叶颜的身上,只是叶颜一直低垂着头,对

2020-03-22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。没有了外人在旁边,叶家人的伪装也就不必要了!叶颜还站在原地,一个茶碗就在她的脚边碎开,伴随着老夫人的怒吼,“叶颜,你这个吃里扒

2020-03-22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。宋晚致弯下腰,将小鸡从自己的脚上捧下来,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身子,微笑道:“去别处玩吧。”然后她看着半开的破旧的木板门,又看到上面挂着一个

2020-03-22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这是一个敬仰强者的年代,只要你够强,哪怕是贩夫走卒也能得到万人的尊重,而宋秋心,肯定无疑是整个丞相府所有人心中的敬仰的“强者

2020-03-22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。太子颔首,目光清澈而淡然,“此事全权交由安王处理。”那青衣护卫领意,一躬身,由身到心的恭敬,“那太子,现在还要出发去南山军机大营吗

2020-03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