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物。”男子声线清冷,带着一丝漫不经心,又带着一丝慵懒冷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1
  • 来源:8090新视觉

  怪物。”男子声线清冷,带着一丝漫不经心,又带着一丝慵懒冷傲。

  偌大的主室内,檀香缭缭,光可见人的地板上素青色的帘幕垂落,映那帘幕后说话之人容颜朦胧不清。

  而距离帘幕十米开外,一青衣男子恭敬而立,面色黯了黯,却没有答话。

  “退下吧。”好半响,帘幕后又传来男子声音,冷傲,清冷,如寒冬飞雪凛凛,明明是好听到极致的声音,却偏被这份冷寒所覆,令人想退避千尺。

  闻言,站立的青衣男子这才如蒙大赦般的退了下去,刚走了步,又被声音阻住了去路。

  “你说,是云王府的大小姐,叫云初?”疑问随意的语气。

  路十转身,点头,“回主子,是,就是两年前看见你吓得掉进湖里的那位。”

  “哦。”男子声音低冷,惜字如金。

  “路十,不是我说你,这种话听到就听到了,你还真一五一十的禀告主子。”路十刚走出门,便被暗中一个黑影迅速的拖到一边,声音里透着微愤,责备。

  路十看着面前的路十一,一幅很无知的模样,“可是主子吩咐了,不可有隐瞒,况且……”路十面上也闪过苦色,“我今日只是巡游时无意撞见,本意是想让主子知道这个云王府大小姐好像与传言中的不太一样,还有安王与云王爷……哪里想到……”

  “你这个没脑子的,白日里那些朝臣就够主子受了,这马上又要临近关键日子,你还给主子添堵。”

  “可是,那个云大小姐竟然敢拒绝安王,我觉着这胆子可真不小啊。”

  “能说主子是怪物的女子,你难不成觉得她胆子不大。”路十一不置可否,似乎不过这瞬间,便对云初之人厌怒到了极致。

  而云王府,水榭阁里。

  云初可不知道有一人已经将她给厌上了,她并未当真睡着,在这般陌生的环境,即使累得困意冲冲,她也不可能这么没心没肺的睡着,她的心思还定在奶娘方才的一番话中。

  云王府二公子,云楚,和她同父同母的亲哥哥,在原主的记忆中,似乎也已经离府两年了,那次落水事件之后,她还是最后一次见这位哥哥。

猜你喜欢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将手里的银针递给已经吓傻了的太医,叶颜又安静的退了回去,只是这次好几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叶颜的身上,只是叶颜一直低垂着头,对

2020-03-22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。没有了外人在旁边,叶家人的伪装也就不必要了!叶颜还站在原地,一个茶碗就在她的脚边碎开,伴随着老夫人的怒吼,“叶颜,你这个吃里扒

2020-03-22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。宋晚致弯下腰,将小鸡从自己的脚上捧下来,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身子,微笑道:“去别处玩吧。”然后她看着半开的破旧的木板门,又看到上面挂着一个

2020-03-22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这是一个敬仰强者的年代,只要你够强,哪怕是贩夫走卒也能得到万人的尊重,而宋秋心,肯定无疑是整个丞相府所有人心中的敬仰的“强者

2020-03-22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。太子颔首,目光清澈而淡然,“此事全权交由安王处理。”那青衣护卫领意,一躬身,由身到心的恭敬,“那太子,现在还要出发去南山军机大营吗

2020-03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