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1
  • 来源:8090新视觉

  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。

  太子颔首,目光清澈而淡然,“此事全权交由安王处理。”

  那青衣护卫领意,一躬身,由身到心的恭敬,“那太子,现在还要出发去南山军机大营吗?”。

  “自然。”两字轻吐,姿态傲然,丝毫不因方才被压之事而折损半点风彩,话落,还转身对着云王爷道,“云王爷可还要一起?”

  “太子不惧,臣自当跟随。”暗箭刺杀之事发生在他的府门口,太子没问他的责他就够开心了,还何谈拒绝,只是,云王爷心头也纳闷,这背后暗箭到底是何人所放?他方才自然看清,那箭虽对着云初的背心,却是向着太子而去的,这大晋朝,谁还能这般光天化日的行刺,且还无声无息?

  而远远围观的百姓见着这惊险一幕退去,心头也是松了一把,太子虽然性子冷淡,可有绝才之智,仁德惠民,两岁识字,三岁赋诗,六岁作谏朝表,称绝大晋,十岁带兵平蛮族祸乱凯旋而归,十五开始帮助皇上处理朝务,至如今大晋国在其的监国下,井井有条,国泰民安,就是最好的证明,遂,当下看向云初的眼神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。

  以前,这些百姓也没多少人见过云初,只是人云亦云,知道云王府有个大小姐,可是无名无才无貌,还胆小怯弱,无堪大用,今日这一见,此等舍身救人的勇气,这世间能有多少女子能做到。

  前方,太子刚翻身上马,似又想到什么,转回头极淡的瞥了眼云初,“你救本宫有功,可以想想,要什么赏赐?”话落,一夹马腹,带着劲装青衣的数十护卫当先扬蹄而去,云王爷自然紧跟其上。

  云初看着远去那如玉如松的身影,眉心微松之时,这才轻捏了捏自己的手心,这个太子是表面大度赏赐她,还是真的大度要赏赐她啊……

  不过,有一点云初放心了,不管这太子如何,眼下看来,他对云花衣是无心的,不仅如此,这太子还当真是不近女色。

猜你喜欢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

这个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叶颜的小手指擦到了那根特殊的银针。将手里的银针递给已经吓傻了的太医,叶颜又安静的退了回去,只是这次好几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叶颜的身上,只是叶颜一直低垂着头,对

2020-03-22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

后面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最后留下叶家的人。没有了外人在旁边,叶家人的伪装也就不必要了!叶颜还站在原地,一个茶碗就在她的脚边碎开,伴随着老夫人的怒吼,“叶颜,你这个吃里扒

2020-03-22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

真不知道怎样的主人,才喂养的出这样的小鸡。宋晚致弯下腰,将小鸡从自己的脚上捧下来,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身子,微笑道:“去别处玩吧。”然后她看着半开的破旧的木板门,又看到上面挂着一个

2020-03-22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

她说到“秋心小姐”四个字的时候,也不由带了崇拜的光。这是一个敬仰强者的年代,只要你够强,哪怕是贩夫走卒也能得到万人的尊重,而宋秋心,肯定无疑是整个丞相府所有人心中的敬仰的“强者

2020-03-22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

禀报太子,无影无踪。”当先之人回禀,干净简练。太子颔首,目光清澈而淡然,“此事全权交由安王处理。”那青衣护卫领意,一躬身,由身到心的恭敬,“那太子,现在还要出发去南山军机大营吗

2020-03-22